圓桌︱太平洋的跨越:移民與“亞裔美國的創生”

    來源: 澎湃新聞

      原標題: 圓桌︱太平洋的跨越:移民與“亞裔美國的創生”

      【整理者按】

      2019年7月23-24日,由東北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世界文明史研究中心、中國美國史研究會主辦,東北師范大學美國研究所承辦的主題為“傳承與創新:移民、族裔與美利堅文明”的國際學術研討會在長春舉行。其中,二十余位專攻亞裔美國人歷史的中外學者出席此次會議。適逢明尼蘇達大學杰出教授李漪蓮(Erika Lee)所著《亞裔美國的創生》一書中譯本將于中國大陸面世(已于2019年10月出版),作為該書的譯者,東北師范大學美國研究所伍斌副教授借此機會,特邀著者與參會的其他亞裔美國人歷史的研究者圍桌而坐,交流《亞裔美國的創生》的寫作緣起與翻譯歷程,探討亞裔美國人歷史研究在中國扎根并開枝散葉的可能性。

      此次圓桌討論由印第安納大學布魯明頓分校歷史系副教授吳迪安(Ellen Wu)主持。此外,賓夕法尼亞州印第安納大學歷史系終身教授、北京大學歷史學系特聘教授王希,南加州大學美國與族裔研究中心教授娜塔莉亞·莫利納(Natalia Molina),印第安納大學布魯明頓分校歷史系賈森·麥格勞(Jason McGraw),萊斯大學歷史系副教授內森·塞蒂諾(Nathan Citino),密歇根大學美國文化系副教授梅利莎·博爾哈(Melissa Borja),西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副教授王勇,杭州電子科技大學外國語學院黃衛峰教授,以及東北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美國研究所所長梁茂信教授和博士研究生王佳欣、任慈、石惠等人也出席這一圓桌對話。

      

      活動現場

      吳迪安:歡迎大家今天來參加這次圓桌討論,慶祝李漪蓮所著《亞裔美國的創生》(The Making of Asian America)中譯本將于近期出版。在我們展開討論之前,我想先介紹一下今天的發言者。我是吳迪安,印第安納大學布魯明頓分校歷史系副教授、亞裔美國人研究項目主任。

      坐在我左手邊的是李漪蓮,明尼蘇達大學歷史系杰出教授、移民史研究中心主任。她的三部著作悉數榮膺學術獎項。其中包括2003年出版的《守衛美國的國門:排外時期的中國移民(1882—1943)》(At America’s Gates: Chinese Immigration During the Exclusion Era, 1882-1943)、2010年與楊碧芳(Judy Yung)合著的《天使島:移民通往美國的門戶》(Angel Island: Immigrant Gateway to America)以及2015年出版的《亞裔美國的創生》。目前,她擔任安德魯·卡內基研究員,題為《美國人的美國:美國仇外史》(America for Americans: A History of Xenophobia in the United States)的新書也已完稿。該書將于今年11月由Basic Books出版社出版。最后,我需要提及的是李漪蓮博士所創建的移民故事數字化項目。該項目包括中文界面和移民教學大綱,非常值得在座諸位前去一覽。

      坐在我右手邊的是伍斌,博士畢業于東北師范大學,現在是該校美國研究所的副教授。他專門從事美國歷史研究,尤其關注美國移民、亞裔美國人和跨國主義等問題,已經在《歷史研究》、《民族研究》、《世界歷史》等刊物發表論文20余篇。當前正在研究的問題是:1906年大地震之后舊金山中國城的跨國重建。需要在此強調一下,伍斌于2012年至2013年作為富布賴特學者在美國印第安納大學訪學,我很榮幸能夠成為他在印第安納大學的接待老師。

      李漪蓮與伍斌二人都是具有一定影響力的學者,也都是我的朋友。今天很高興能夠與他們齊聚一堂。現在,我們正式開始討論即將出版的《亞裔美國的創生》中譯本。我們可以先從字面意義上來看一下這部著作的封面。請看大屏幕上左邊的照片,這是該書英文版本的封面;右邊則是中文版本的封面。那么,我的第一個問題是,關于如何解讀中文版本封面上的字母餅干。李漪蓮,您能告訴我們當您看到與英文版本封面相比如此迥異的中文譯本封面時,您作何反應?

      李漪蓮:我們是昨晚才看到中譯本封面的。我在嘗試理解它的含義。最初,我以為封面中的字母湯是美國孩童經常喝的那種湯,但是,之后我又意識到這不是湯,而像是牛奶。所以封面上的字母應該是字母麥片,這是另一種常見的兒童食品。我喜歡封面中用字母麥片拼出“Asian”的字樣,也喜歡勺子的呈現方式。伍斌向我們展示過封面底部的字母麥片所拼出的“China”字樣。所以,這些字母麥片或許還可以拼出其他的單詞。這個封面似乎更多地從讀者的角度進行構思。可以想象讀者一邊吃著早餐、喝著麥片,一邊眺望美國的城市景觀,包括金門大橋、自由女神像、好萊塢。我置身于美國,也喜歡這些標志性建筑。我認為這個封面是很有創意的。在美國,書籍封面設計師在設計亞裔美國人相關主題時很難超越陳規,將那些冒犯亞洲文化的文字表述與設計元素剔除在外。所以我一直在與此抗爭。對于任何一部著作而言,我都很歡迎它采用新的設計思路。  吳迪安:好的,我們可以回到之前我們三個人所計劃的研討問題了。在我們討論完這些問題之后,在座各位可以向著者和譯者提問其他問題。那么,首先我們要問的是,李漪蓮,是什么因素激發您寫作這本著作?您希望借此傳達的主要信息是什么?

      李漪蓮:對亞裔美國人史學有所了解的讀者基本都知道,這是一個年輕的研究領域。我是美國學術界第一代將自己的身份界定為亞裔美國人史學者,并申請博士學位和接受相關專業訓練。這意味著在我之前,至少有一代半以上的學者都是研究、書寫、講授亞裔美國人史的先驅。但是他們一般是某一特定亞裔群體的歷史研究者。我們通常將麥禮謙(Him Mark Lai)譽為華裔美國人歷史研究之父。 雖然他并未獲得過博士學位,但是他作為早期研究華裔美國人歷史的學者,已經竭盡所能。他的研究成果不僅用英文發表,也有中文發表。他最有價值的研究成果是編纂參考文獻。這樣,我們就能知道哪些資源與資料是可茲利用的。在此之后進入亞裔美國人研究領域的是Scott Long和Robert G. Lee。他們獲得過博士學位,但是并不主修亞裔美國人歷史。Robert G. Lee長期從事中國現代史,操著一口流利的中文。

      正是這些學術前輩所鋪墊的道路,讓我在大學時得以選修亞裔美國人史的課程、寫作關于亞裔美國人史的本科論文。這些都非常有價值,對我申請博士學位也頗有幫助,進而將亞裔美國人史研究作為我畢生志業。但是并不是我所申請的學校都有亞裔美國人史研究。個中被拒的原因很多。最常見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們會告訴我,沒有人可以與我共事亞裔美國人史。擁有一個能夠理解什么是亞裔美國人史的研究同人,當然是非常重要的。應該提出什么問題?以何種路徑解決這一問題?如何才能對美國歷史研究做出更廣泛的貢獻?

      在這種情況下,于我而言,大量的既往研究尤為重要。其中兩本著作甚為關鍵。這兩本著作皆是關于亞裔美國人史的綜合性研究。在我還是本科生的時候,二者即已出版。當時我閱讀了這兩本著作。在此,我必須提到這些先驅性著作對我的幫助。忽視它們的貢獻,是很不應該的。它們分別是羅納德·高木(Ronald Takaki)于1989年出版的《來自大洋彼岸的陌生人:一部亞裔美國人的歷史》(Strangers from a Different Shore: A History of Asian Americans) ,及陳素貞(Sucheng Chan)于1991年出版的《亞裔美國人:一部詮釋史》(Asian Americans: An Interpretive History)。 幸運的是,羅納德·高木與陳素貞都曾經來過我的學校講授他們的著作。這時我開始意識到,亞裔美國人是一個可以做出學術成果的研究對象,亞裔美國人歷史研究是一個具有學術潛力的方向領域。所以,這些著作不僅對我本人、對亞裔美國人研究學者,而且對當時整整一代學生意識到亞裔美國人史的重要性與豐富性,都有很大的幫助。我們開始意識到亞裔美國人的歷史是美國史的一部分,且對美國歷史進程至關重要。這些研究真正轉變了我們思考“美國是如何構建的”這一問題的基本方式。所以,多年以來,我使用這些著作開展自己的學術研究和課堂授課。

      

      著者李漪蓮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逐漸發現這些著作已經過時了。我的學生來自多樣的亞裔群體,其中很多并沒有體現在前輩學人的著作中。所以授課時,我不得不重新書寫講稿。有些學生是來自越南、柬埔寨、老撾的難民,還有一些是來自韓國與中國的被收養者。所以,我運用亞裔社區的報紙書寫講稿,讓學生們做口述史。與此同時,學術界也在發生變化。我們運用跨國史的角度思考美國歷史,將亞裔移民與世界歷史聯系起來。同時,我們對種族在美國如何運作、種族認同如何推進等問題有了新的思考。總之,由于在授課過程中我并不能有效地滿足學生們對亞裔美國人歷史的認知需求,因此,我萌發了寫作此書的打算。事實證明,寫作此書所耗費的時間遠超我的預期。

      在寫作此書的過程中,我逐漸感受到真正意義上地拓展亞裔美國人史的時間段限的重要性。傳統的研究大多從19世紀50年代華人礦工開始談起。受更多研究成果,尤其是拉美移民史研究的啟發,亞洲人的移民過程僅僅是更長時間段限內遷移行為的一部分。早在歐洲移民者來到美洲之前,移民過程已經開始了。所以,我將時間起點追溯至1565年,并延伸至今。這一拓展時間段限的方法所帶來的變化,超乎我的想象。

      此外,我還想拓展亞裔美國人史研究的地理邊界。這不僅意味著將這一研究領域的疆界拓展至美國的西海岸或者大城市,而且還包括美國的中西部;也包括亞裔美國人與身居加拿大、拉丁美洲等多地亞洲人之間的關聯;亦包括他們與太平洋另一端的跨國關聯。

      這一著作對學術界的另外一個貢獻,是更加寬泛地界定何為亞裔美國人。與亞裔美國人社區中最大的、最古老的群體相比,很多其他的亞裔美國人群體并非無關緊要。所以亞裔美國人并不僅僅包括來自中國、日本、韓國和菲律賓的亞洲人,還應該包括那些具有種族多樣性的東南亞國際移民。目前來看,這些移民增長速度最快,并自我認同為雙重公民,是跨國公民與全球公民,而不是某種特定的種族類型。

      這一著作為學術界所做的最后一個貢獻關系到種族層面。我試圖超越黑人與白人種族二分法,不僅考慮本土美國人與拉美裔美國人的種族關系,也闡明亞裔美國人種族認同的構建、種族地位的變化。這不僅對于歷史的建構至關重要,對于我們轉變認知方式同樣重要。正如吳迪安在她的重要著作中所體現的那樣,從二戰前最受鄙視的少數族裔轉變為當今的模范少數族裔,亞裔美國人的種族地位發生了極大的轉變。

      以上種種都是我寫作此書的主要目標。同時,需要強調的是,選擇在2015年出版此書是有重要的現實意義的。因為這是1965年移民法通過50周年,也是亞裔美國人從1960年占美國人口總數不到1%,增長至當今2000萬人的重要節點。

      吳迪安:是的,這部著作非常具有學術抱負,讀來令人振奮,又適用于課堂教學。那么,我的另外一個問題是,是什么讓您決定出版中文譯本,同時我們需要伍斌談一談在翻譯過程中的一些感受。

      李漪蓮:我認為寫作該書和翻譯該書的初衷是相似的。在美國,亞裔美國人是增長速度最快的群體,而大多數美國人對亞裔美國人知之甚少,甚至很多人扭曲地或者刻板地認識這一群體。依我之見,事實確實如此。一方面,這本書為美國領導層所著。我既期待他們能夠真正將亞裔美國人社會作為重新思考美國歷史、美國與世界的關系、移民與種族的運作方式等問題的有效路徑。另一方面,這本書也為亞洲領導層,尤其是中國領導層所著。很多的亞洲國家領導層可能對亞裔美國人史這一宏大歷史進程也知之不多,大多僅僅關照與他們的母國相對應的族群。然而事實上,正如趙小建教授的文章所示,美國依然是世界上體量最大的移民接收國,而中國已然是全球最大的移民輸出國之一。 所以,我希望這部關于亞裔美國人史的著作,能夠對當代的這些重要發展趨勢有所啟發。

      吳迪安:那么,我再來問一下伍斌,你能給我們講一下第一次閱讀英文版時的感受嗎?這部著作對你的學術思考帶來了怎樣的影響?在此之前,你的學術研究和治學興趣如何引導你翻譯此書?什么因素促使你接受如此艱巨的學術挑戰?

      伍斌:當我第一次閱讀這本書的英文版時,這本書講述故事的技巧令人印象深刻,因為李漪蓮擅長運用案例研究。但是她沒有囿于對故事的講述,而是將這一案例與故事置于非常宏闊的歷史背景之下。這里的歷史背景不僅指美國歷史,而更多地指向跨太平洋地區,甚至是全球背景。

      我最初關注的是美國歐洲移民的歷史。但是近幾年我逐漸意識到,在美國的亞裔美國人史研究中,尤其是在美國華人史研究領域,很少有學者從中國的角度研究亞裔美國人史。所以,最后我改變了研究興趣,更多關注亞裔美國人的歷史,尤其是美國華人史。我開始逐步閱讀一些相關著作,其中包括李漪蓮的《守衛美國國門》。這本書也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這是一部較早且較為成功地運用跨國視角研究美國華人史的著作。我是從這本書開始了解李漪蓮的學術研究的。

      我接手翻譯工作的另外一個原因是,【中信出版(300788)、股吧】集團的編輯讓我向他們推薦一些上好的美國歷史著作,看是否有可能譯為中文。我向這家出版社推薦了大概五本書,其中包括徐元音的《夢金山,夢家鄉》(Dreaming of Gold, Dreaming of Home: Transnationalism and Migration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South China, 1882-1943)、李漪蓮的《守衛美國國門》和吳迪安的《成功的膚色》(The Color of Success: Asian Americans and the Origins of the Model Minority)。但是《華裔美國的創生》并沒有包含在內,因為這部書當時尚未出版。也許該出版機構社意識到我對亞裔美國人史感興趣。所以當他們打算把這本書引介到中國時,便詢問我能不能擔任該書的翻譯。考慮到我本人的學術興趣,李漪蓮的學術影響,更重要的是這本書本身的價值,我最終接受了這一重任。

      最后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正如李漪蓮所言,在美國史學界,亞裔美國人史仍然是一個有待大力開辟的新領域。中國學術界更是如此。研究亞裔美國人史的中國學者鳳毛麟角,且他們大多關注美國華人。此外,我這認為其中有一些研究局限。 所以,我想把這本書介紹到中國和中國學術界,尤其是海外華人史研究和美國華人史研究學界。這本書不僅將對中國的相關學者有所啟發,也會激發中國老百姓對亞裔美國人和華裔美國史的興趣。

      

      譯者伍斌

      吳迪安:你能感受到中國老百姓的這種興趣嗎?他們不僅對美國的事務感興趣,也似乎已經對移民問題產生了興趣?

      伍斌:這并不僅僅取決于中國老百姓。因為如果你有能力把故事講寫得很好,如果你是一個很會講故事的人,那么你肯定會激起普通讀者對你著作的興趣,進而產生對亞裔美國人、華裔美國人的歷史感興趣。比如艾明如(Mae Ngai)所著《幸運之家》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很多中國人,不僅僅是中國學者,還包括中國普通老百姓也閱讀過這本書。如果我們努力寫出這種生動的故事,也許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有興趣了解這段歷史。

      李漪蓮:是的,我同意你的看法。我一直在思考,至少在美國學術界,作為一種技能,講故事的能力為何時有會被低估。我們在美國的中學里并沒有學到很多相關內容。但是我依然認為在所有的學科中,講故事的能力是我們史學工作者所能做得最好的技能之一。

      吳迪安:伍斌,你能告訴我們一些關于這次翻譯經歷的一些體會嗎?比如這是一種什么感覺,其中有何樂趣與挑戰?花了多長時間?

      伍斌:如果我可以再選擇一次,也許我會重新考慮是否接下這本書的翻譯。所以,我想談談在翻譯過程中遇到的諸多困難。首先是時間問題。翻譯著作非常耗費時間與精力。我花了大概一年的時間翻譯這本書。中國的青年學者承受了很多的壓力。我們要照顧父母和孩子,還必須發表論文、出版專著。所以,“要么發表,要么出局”的規則同樣適用于中國學術界。

      眾人:這個規則在全世界都適用。

      伍斌:第二個翻譯困境是我的英語水平有限。在翻譯的過程中,很多亞裔美國人,甚至包括華裔美國人的名字都很難準確地翻譯成中文姓名。韓國裔美國人和日本裔美國人的名字更加難以確定,事實上這些名字很多是有對應的中文漢字的,但我并不知道。我將一些日裔美國人的英文名字發給一位專攻日語的朋友,她也基本愛莫能助。

      吳迪安:昨天晚上我們也向你詢問了這個問題。那么你是如何處理的呢?是捏造一個中文名字嗎?(笑)

      眾人:(大笑)

      伍斌:(笑)我只是通過名字的英文發音進行翻譯,并將英語附在中文譯文之后,以便讀者能夠看到名字原文、對照查詢。我的第三個翻譯困境是我的專業知識水平有限。我在前面提到過,我是在最近幾年才開始轉向研究亞裔美國人和美國華人的歷史,所以,整體而言,對這個領域的了解不多。當我閱讀和翻譯這本書的時候,很多歷史與知識于我而言都是全新的,為了翻譯得相對可靠,我不得不查閱一些相關的歷史細節和背景。由于歷史學是一門講述故事的學科,所以翻譯這個故事、用中文講好這個故事,對我來說也是一種挑戰。同樣,基于這些原因,我想譯文中還會存在諸多問題。總而言之,我還是堅持認為,如果能夠重新來過,要我再次選擇是否承擔翻譯任務,也許我會慎重考慮。

      吳迪安:好的。那么既然這本書的原著者與譯作者都在場,那么我有一個問題想問兩位。你們是否能夠告訴我們,在你們看來,這本書的中英文版本之間有什么異同?

      李漪蓮:出版社要求我為這本書寫一篇新的序言,因為這本書是在2015年出版的,但是中譯本是在2019年問世的。這篇新的序言用更多的文字關注美國華人,而不是所有的亞裔美國人。我討論了美國華人人口的增長以及他們在經濟、政治和社會等方面逐漸增強的影響力。當然,中譯本序言也與這本書的內容保持基本一致,描述了亞裔美國人群體的多樣性,只是將更多的筆墨用于美國華人對美國當前的政治氣候的不同反應。換言之,我關注的是一個試圖終結肯定性行動的群體。最著名的是關于哈佛大學歧視亞裔學生的案例。 在我看來,越是在政治上較為保守的美國華人,往往是那些剛到美國的新移民。而我昨天在此次會議的主題發言上談到的另外一個群體則已經在美國生活了幾代人,正是他們在倡導制定新的移民政策。 這是對美國所代表的理想與原則的公然冒犯。后者堅信,他們所經歷的排華盛行的時代,可以對當代美國社會的進步提供一定的借鑒意義。

      中譯本對英文原版進行了一定程度地改動。應出版社的要求,一些研究主題并沒有包含在中譯本中。我們就此商討過。在很多情況下,其中一些改動是很難被接受的。但是我覺得,既然這本書的整體目標與英文原版仍然是一致的,那么這些改動勉強能夠被接受。在中譯本中,對亞裔美國人史的整體研究和引言部分的內容與英文原版基本一致。我希望中國的讀者也能像該書的美國讀者一樣,發現這本書對其有所助益。

      某種程度上,你看到的是一個不同的版本。因為中方出版社刪掉了英文原版中兩章的內容,也刪除、替換了一些術語。對于中國讀者而言,這是一種損失,因為他們沒有機會看到這本書的全貌和亞裔美國人史的宏大敘事。當然,刪除這本書的任何一個章節對我個人而言并不是一件多么遺憾的事情;倒是對于所有的讀者而言,這是一種缺憾。但是,我相信,無論是出版完整版還是刪減版中譯本,中國讀者都將從這部中譯本之中了解亞裔美國人史的概貌。即使是對亞裔美國人歷史非常熟悉的讀者,也將從本書中獲得新知。

      吳迪安:說到這里,我突然想到,未來的歷史學家可能會將這兩本書的兩個版本作為原始資料進行對照解讀,以真正理解當下這個非常有趣的時刻中美兩國之間的關系。那么,關于比較研究,李漪蓮還有其他要說的嗎?

      李漪蓮:我本應首先說這些話的,現在補充也為時不晚。我要說的是伍斌為翻譯工作付出了艱苦卓越的努力。這是一部體量很大的書。我和他幾乎每年都會在OAH年會上見面。每次會面他都會帶來一連串問題與我商討。他翻譯得非常認真仔細、詳細透徹。我覺得他是我的得力助手。我很幸運當初你承接了這份翻譯工作,即使像你剛才所言,如果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你可能會猶豫再三。但是我依然想說,我非常感激你同意接手翻譯任務,我為這個中譯本感到驕傲。

      吳迪安:前面提到了李漪蓮為本書寫作的新序言,那么伍斌,你是否能告訴我們你在譯后記中寫了什么內容嗎?

      伍斌:某種程度上這是對本書的評價。正如我在前面所講到的,我想借此告訴中國讀者,在這本書中他們將有所得。也正如李漪蓮所言,在此之前雖然已有幾位美國史學者寫作了關于亞裔美國人史的著作,但是這些大作都尚未翻譯成中文。這是我在文中提到的第一點。同時,這本書將為中國讀者理解美國、理解亞裔美國人和華裔美國人的歷史提供機會。此外,我提到的是這本書的寫作視角不同于既往的亞裔美國人史研究。李漪蓮將亞裔美國人置于美國歷史的構建歷程之中,關照亞裔族裔社區的能動性,并沒有僅僅將其視為對美國政府和美國白人的被動反應。換言之,她更加強調亞裔美國人為了保障自己的權利所作的努力,而不是囿于這一群體對外在干預的回應。

    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的作品,均是轉載自其他平臺,本網德贏最新在線網址 www.sneadpaper.com 轉載文章為個人學習、研究或者欣賞傳播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其內容的真實性已得到證實。全部作品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代表本網站德贏最新在線網址的觀點、看法及立場,文責作者自負。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與本站管理員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我們收到通知后會在3個工作日內及時進行處理。

    2.本網站刊載的各類文章、廣告、訪問者在本網站發表的觀點,以鏈接形式推薦的其他網站內容,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供用戶參考使用或為學習交流的方便(本網有權刪除)。所提供的數據僅供參考,使用者務請核實,風險自負。

    查看更多

    相關文字笑話

      本文暫無相關文字笑話!
    • 內參
    • 股票
    • 贏家觀點
    • 娛樂

    異動股揭秘:華為麒麟A1芯片11月14日發布 大港股份觸及漲停

    今日走勢:大港股份(002077)今日觸及漲停板,該股近一年漲停19次。異動原因揭秘:華為麒麟A1芯片11月14日發布,國產芯片個股異動。公司子公司艾科半導體主要業務是集成...

    異動股揭秘:國家知識產權局強調做好知識產權強國戰略綱要 京華激光觸及漲停

    今日走勢:京華激光(603607)今日觸及漲停板,該股近一年漲停4次。異動原因揭秘:國家知識產權局強調做好知識產權強國戰略綱要,知識產權個股異動。公是國內領先的防偽...

    積極因素累積 水皮:雛鳳清于老鳳聲 雜彈易會滿新政

    積極因素累積A股樂觀預期漸增本周市場在反彈之后連日調整,然后在本周最后一個交易日展開反彈。昨日上證指數上漲0.48%,深證成指上漲1.10%,創業板指上漲1.30%,全周上證...

    監管層開出天價罰單 以最嚴標準查處原料藥壟斷

    ■本報記者于娜北京報道暴漲99倍!原料藥苯酚市場的瘋狂一刻至今還讓藥企心有余悸,從230元/kg漲到23000元/kg,刷新了近年來原料藥漲價紀錄。已是老生常談的醫藥行業原料...

    早知道:2019年11月05號熱點概念與題前瞻【附股】

    早知道:2019年10月10號熱點概念與題前瞻【附股】

    周三大盤低開震蕩小漲0.39%,深市幾大指數漲幅也均差不多。地產、有色、煤炭及銀行等板塊漲幅居前,釀酒+旅游+家電+醫藥醫療等大消費趨弱。題材中的季報預增、芯片+5G+華...

    申博在线网址_申博最新网址_申博官方网址 九州国际在线网址_九州国际最新网址_九州国际官方网址 一二博在线网址_一二博最新网址_一二博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