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桌︱美國歷史中的亞裔美國人

    來源: 澎湃新聞

      原標題: 圓桌︱美國歷史中的亞裔美國人

      本文系《亞裔美國的創生》圓桌討論會記錄的第二部分。

      

      圓桌討論會合影

      吳迪安:剛才著者和譯者分別談到著譯方面的一些問題,不覺間時間已經過半,現在我們開放討論,大家有問題可以暢所欲言。

      黃衛峰:首先,我對這本書的標題“The Making of Asian America”心存困惑。據我所知,在美國,“美國非裔”(African American)、“美國亞裔”(Asian American)之類的說法是沒有問題的,但“亞裔美國”(Asian America)之類的說法是否恰當?一個理由就是,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在競選演講中提出,美國沒有亞裔美國、非裔美國或者歐洲裔美國,只有“美利堅合眾國”。換句話說,這種說法容易讓人誤以為美國是分裂的。所以我想向作者李漪蓮提出的問題是,您在這本著作中使用這種標題是否會引起誤解?

      其次,我對該書中譯本中章節標題上對“America”一詞的翻譯也有疑惑。在其中一章,伍斌有時將其譯作“美洲”,有時則為“美國”和“美利堅”。所以我的問題是,你在這里所要表達的意思是美洲大陸,還是美國?此外,你在第二章中使用“反華運動”這一術語。昨天一位學者在報告中指出,更好的一種翻譯方式是“排華運動”。

      最后,我認為在翻譯過程中,“聯邦調查局”此類讀者熟悉的術語,無需提供英文標注,以不影響閱讀。但是對于人名、地名等不常見的專有名詞,是需要將英文原文附在譯文之后的。

      李漪蓮:我先回答第二個關于翻譯的問題。需要澄清一下,我覺得你應該指的是第一章里的“America”。這里指的是在美洲的亞洲人,也就是美洲大陸。這一點關系到這本書的寫作目標之一,即擴大地理范圍。

      你的第一個問題是美國人長期以來一直爭論的問題。美國人擁有管弦樂理想,即合眾為一。但是我們都知道,并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被平等對待,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被賦予在法律上、政治上和社會上成為美國人的權利。吳迪安正在書寫一部非常重要的著作, 即“亞裔美國人”這個術語是如何形成的和構建的,而且這一術語對于不同的代際而言意味著什么。“美國”這個詞既代表著團結和統一,也傳達出美國人的自我認同。“亞裔美國人”這個詞不僅表現出對美利堅合眾國和美國文化與社會的融入,也強調亞洲遺產與根基的存在,強調亞裔美國人與其他族裔美國人之間的差異。但是,對這一獨特之處的強調并不意味著我們提倡與更大的美國社會相分離。我想要表達的意思是,奧巴馬總統的意識形態總是體現出對美國未來的希望,但是他也意識到我們目前尚未實現這些愿景。自從上次總統選舉以來,紅州與藍州之間的分野似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明顯。

      我是有意選擇“The Making of Asian America”這個表述方式的。我借鑒了歷史學家艾拉·柏林(Ira Berlin)所著鴻篇巨制《非洲裔美國的創生》(The Making of African America: The Four Great Migrations)的表述方式。 由于我需要一個具有活力的術語來描述亞裔美國人,而“making”一詞意味著故事尚未結束,意味著這是一個伴隨新移民的出現而持續發生的過程。這本書是對此時此刻我對亞裔美國人歷史的一種解讀,其他學者依然可以以其他方式書寫另外一部亞裔美國人史。

      麥格勞:感謝您對本書標題的闡釋,對于在座各位而言,這一標題是非常有意義的。但是對于普通讀者、非學術型讀者而言,這一標題是否暗含國際關系層面的意義?

      李漪蓮:目前我還沒聽說有讀者瀏覽了這本書的封面或者打開正文閱讀之后,才明白這不是關于外交政策的著作。我從讀者那里接收到的反饋,更多的是一些有效的問題,并且是我很難在美國夠聽到的信息。比如,如何界定亞洲?它是指亞洲大陸?如何定義中東?接下來我要做的亞裔美國人研究基本都是建立在東方主義理論基礎之上。但是目前我還沒聽說有讀者質疑這本書的主題,也沒聽說將這一主題與國際關系混為一談。當我向同行或者其他人介紹時,我也不能確定他們是否真正理解我的意思。但是我認為這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畢竟,“Asian America”這個術語在新聞媒體和流行文化中出現的次數越多,就越容易被理解。

      麥格勞:伍斌,你覺得中國讀者很容易理解“亞裔美國”這個詞嗎?

      伍斌:我想是這樣的。雖然這個術語對于中國讀者而言較為新鮮少見,但是我并不認為他們會搞混這個詞的中文含義,而誤以為這是一本關于亞洲與美國外交關系的著作。

      吳迪安:你能給不懂中文的人解釋一下這個中文標題的字面意思嗎?這個標題的譯文是對英文原文的直譯嗎?

      伍斌:是對原文的直譯。我認為兩者并沒有太大的不同。

      梁茂信:我想在這里重點介紹一下王希教授。自1996年以來,他在中美兩國的美國史研究跨國交流方面,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我們是20多年的好朋友了。目前,他在中國美國史研究會的合作與交流等工作中也承擔著重要的角色。此外,他和他的學生翻譯了很多學術著作,其中包括埃里克·方納教授的《美國自由的故事》《給我自由:一部美國的歷史》等。 所以,要想知道過去二十年中國的美國史研究經歷了什么,是不可能繞過王希老師的,你必須了解他。他已經成為學者們窺探中國美國史研究的一個窗口。

      我要談的第二點就是,我個人對這本書的評價很高。剛才我迅速地翻閱了這本書,瀏覽了一番。在此,我避開細節不談,僅講一下我的整體感受。在我的諸多學生中,伍斌并不是第一個研究亞裔美國人歷史的人;但是目前來看,他是做得最好的。中國的亞裔美國人歷史研究,尤其是美國華人史研究,始于20世紀50年代初期。直到2000年,這個領域的最大問題仍然是缺少研究成果。這就是為什么我在此強調我們需要重新研究這一領域。從20世紀90年代至21世紀初,一些中國學者在美國史領域做了一些翻譯工作。但是在過去的10年或者15年里,幾乎沒有中國學者翻譯出版過美國學者的亞裔美國人史相關成果。所以,《亞裔美國的創生》一書對于中國的亞裔美國人研究而言,確實是一件新鮮事。

      在中國當前的學術語境中,翻譯的作品并不能算作中國學者的學術研究成果,所以這對學者的職業發展幫助不大。這就是為什么很多中國的年輕學者并不愿意花費時間從事翻譯工作。當然,這種情況正在逐漸改變。比如,如果你翻譯的著作是由商務印書館、人民出版社、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等出版社發行,那么,這一譯著可以算作你的學術貢獻。

      《亞裔美國的創生》并不是伍斌的第一部譯作。我們之前合作翻譯過詹姆斯·麥克弗森(James M. McPherson)所著《自由,戰場的呼喚:美國的內戰時代》(The Battle Cry of Freedom: The Civil War Era)。 對于伍斌的這部中譯本,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他。你是如何理解“making”一詞的?如果你將它翻譯成“創生”,那么對應的英文單詞似乎更應該是“pregnancy”和“birth”?依我之見,“making”更接近于“development”或者“formation”。不同的英文單詞對應不同的中文漢字。這是涉及到翻譯技巧的問題。

      總體而言,這是一部上好的譯著。年輕的本科生、研究生,甚至是對亞裔美國人感興趣的歷史學者、社會學者,都應該拿來一讀。這一給予我們新觀點、新認知的優秀研究成果,值得我們每個人拜讀。

      塞蒂諾:我從中譯本的封面得到一些啟發。我想要問的問題是亞裔美國人如何成為一個有意義的群體?如果我們討論的是一個內部極具多樣性的族裔社區,那么它是如何與更大的美國社會保持連貫意義的?這是一個原則性的問題,也是一個需要解釋的問題。尤其是對于中國讀者而言,更加需要特定的解釋。這就是我從中譯本封面的字母湯圖案中所想到的。因為你可以從這個封面的字母中不僅拼寫出亞洲、中國、菲律賓,還能拼寫出其他國家。

      吳迪安:也就是說,在這里它們是平衡的。這很有趣。

      李漪蓮:這有點“熔爐”(melting pot)的畫面感。既然大家對這本書的封面感興趣,那么我再談一下這本書的標題吧。當我最初為這本書的英文版設定標題時,我認為它背后的理念應該是亞裔美國人是如何構建他們的族裔社區的,他們對美國的歷史進程產生了哪些影響。所以,這個標題的一個字面意思是亞裔美國人共同體在美國的形成(the formation of Asian American communities in the united states)。但是如果以此為本書標題,則文字冗長,也寡淡無味。于我而言,“making”這個詞要比“formation”更具活力,更能反映出這個過程的持續存在性。畢竟有些亞裔美國人只是在學術上被界定為亞裔美國人,他們本人并不接受這一身份認同,而是自我認同為華人或者身在美國的華人,與亞裔美國人這個范圍更大的群體沒有密切關系。因此,對于很多從事亞裔美國人研究的學者與作家而言,很有必要在強調差異性的同時,強調種族經歷和移民經歷的共性。就像本土美國人和非裔美國人所做的那樣,對亞裔美國人共性的強調,可以為這一族裔共同體撐起一把保護傘,為其遮風避雨。

      亞裔美國人群體在經濟上的多樣性已然非常突出,又加上其中摻雜著難民、持有H-1B簽證的移民、朝鮮移民等。所以整體而言,該群體內部可能沒有多少共性。但是,我仍然想要強調亞裔美國人所擁有的共同根基和經歷。這些至少為族裔社區之間及其內部的對話提供了一些基礎。而且我認為,其他族裔社區看待亞裔美國人的方式,尤其是將他們視為一個單一的種族類別,這些外在因素有助于亞裔美國人逐漸整合為一。這就是我對這本書標題的解釋。

      莫利納:我認為這是一個持續存在的問題。所有的身份認同類型都是被構建的和被發明的。但是,我認為亞裔美國人這個例子舉足輕重,因為我們能夠看到他們并沒有放棄這一群體認同。那么,我的問題是,這一族群共同體是如何成為美國社會中一個有意義的群體類型的?在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那場草根運動中,亞裔美國人之外的很多族群成功地成為美國社會中一個有意義的群體類型,獲得了政府的認可。但是我認為大學教育和學術研究的影響力同樣重要。關于這一點,我們可以從流行文化中窺見一斑。現在美國出現了一個1965年之后出生的新一代亞裔美國人。他們是文化生產者(cultural producer),為《紐約時報》、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臺和好萊塢等媒體工作,從而積聚了龐大的能量。對于李漪蓮這本書而言,我認為它不僅僅是一種描述性分析,在某種意義上,更是一項實質性研究,因為它論證了一種分析的范疇和長期存在的身份認同。這是一項有意義的研究。

      博爾哈:我想問李漪蓮的問題是,您認為這本書在中美兩國不同語境之下將會取得怎樣的反響?我本人在教授亞裔美國人歷史時,將這本書作為我的主干教材。我的初衷與李漪蓮本人寫作此書的原因相似。它擴大了亞裔美國人史研究的地理范圍,將更加多樣化的群體囊括其中,涉及很多不同的研究主題。對于本科生而言,這是一種非常有用的綜合性敘事。當我在美國向亞裔美國人學生講授這本書時,學生們會逐漸理解它的重要性,因為它與他們此前所理解的美國歷史、亞裔美國人史是不一樣的。畢竟這本書是中國翻譯的第一本關于亞裔美國人的綜合性歷史著作。那么,我的問題是,您是否認為中國讀者也能夠欣賞這本書的現實意義?能夠欣賞您在歷史闡釋層面的變化?

      伍斌::我認為是這樣的。首先,亞洲人的影響力正在逐步增強,亞裔美國人同樣變得非常活躍。其次,很多中國人在美國接受教育、謀求工作、組建家庭;相應的,一些中國人的親友身居美國。這樣,他們之間逐漸建立起跨太平洋的跨國關系。因此,很多中國人逐漸對美國歷史、美國政治、亞裔美國人等問題感興趣,對關于美國的很多事物都感興趣。當然,這只是我的觀點。至于出版商選擇將這本書引介到中國的具體原因我并不清楚。

      李漪蓮:我并不知道這本書會在中國帶來什么影響。今天,能擁有機會在這里參會,親眼看到中國美國史研究的多樣性,我已甚喜。在選題、資料和方法上,我們有時幾乎毫無二致,有時也難免迥乎不同。我想,這是因為對于歷史學者而言,語境即一切(context is everything)。如果說亞裔美國人的泛亞洲認同是脆弱的、變化迅疾的,那么,可以說亞洲本土的泛亞洲認同更是如此。過去的一個世紀里,亞洲地區充滿暴力、競爭與合作。所以,我希望學生和學者們能夠保持對話。當前亞裔美國人史研究領域的狀態非常有趣,我們可以將其擴展到美國跨國研究領域。這是在中譯本中所部分遺失的。

      著名歷史學家保拉·J.吉丁斯(Paula J. Giddings)在20世紀90年代早期出版了她的早期作品《移民美國的時間和地點》(When and Where I Entered)。 這是第一部讓我思考亞裔美國人歷史起點的著作。它將這一起點一直追溯到古希臘。讀至此處,我非常困惑。因為個人認為,亞裔美國人史應該與美國這片土地上真實存在的亞洲人緊密相關。吉丁斯在文中構建了一段更為宏大的全球史,打破西方人對亞洲的刻板印象,超越了西方人探索、殖民和征服亞洲的傳統敘事,認為亞洲人之所以來到美國是因為在亞洲的美國人和其他西方人。所以,亞裔美國人史創建的原因之一在于,西方與亞洲的關系發生了變化,西方人的亞洲觀也有所變動。但是,在不斷引述吉丁斯的這一觀點的過程中,學者們通常最終將筆觸又回到了亞洲人身上。我認為,我們仍然不知道答案到底是什么。只有社會背景才能決定答案何為。將來,或許會有人閱讀這本書,并且修訂它,或者以新的方式挑戰它。這些做法都是可以理解的,也是應該的。

      但是我認為,語境是至關重要的。此時,關于本書的討論點變成了相比英文原版,中譯本發生了怎樣的改變。這一改變為何發生?誰掌控了這種改變?這或許取決于出版機構,或許也取決于譯者或作者。這當然也取決于在本書出版之際,中美兩國之間的關系。這些都是以上諸多問題所處的社會背景。了解這些背景是非常有趣的。因為中國或是亞洲其他地方的美國史研究,仍需繼續推進合作。

      莫利納:在座諸位的發言讓我想起了去年在武漢大學的精彩經歷。我是去年美國歷史學家組織派往中國研習營的主講人之一。關于你的問題——學員們如何在多樣的授課內容中獲取自己想要的知識?我們如何為所有人準備授課內容?我是這樣解讀的:思考一下中國學生如何理解歷史編纂學,如果他們在研究中國史,那我們不會有任何影響力。他們可以參與挑戰,推翻從書本中得到的舊知識。學員們對新概念的理解讓我印象深刻。比如,當我們閱讀貝絲·盧-威廉姆斯(Beth Lew-Williams)所著《中國人必須滾:暴力、排外和美國現代亞裔的形成》(The Chinese Must Go: Violence, Exclusion, and the Making of the Alien in America)時,作者談及 “范圍跨越”( scale jumping)這一概念。她認為華裔移民不是向美國政府、而是向中國政府求助,即是實踐“范圍跨越”概念的體現。 在我們這期研討班中,有人研究華裔美國人史,有人研究拉丁裔美國人史,還有人研究美國印第安人史,所以我很高興看到他們將這些概念運用到各自不同的研究領域。

      最后我要強調的是,在美國的很多高校,比如我之前所在的加州大學圣迭戈分校,有許多國際留學生,約占學生總數的23%,并且其中很多人來自中國。剛才有人問及這本書將如何被中國讀者解讀。事實上,這些在美留學生將有興趣了解這段歷史,并將真正領悟這本書的重要性。

      梁茂信:王希剛才舉手了,或許我們可以再給他一次發言的機會。

      王希:我可以有這次機會嗎?

      眾人:(笑)

      吳迪安:當然,請。

      王希:首先,我認為李漪蓮教授這本書將在中國產生深遠的影響,因為當下中國的美國史研究進入了一個新的社會和歷史語境。我可以分享一些我的教學經歷。1997年夏天,我回到中國教授美國史,落腳在南開大學。在那次暑期教學中,我選擇的授課主題是非裔美國人歷史,也做了一些公開講座。南開大學的一位青年學生來問我:“王教授,您能教我們一些真正的美國史嗎?”在當時的一些中國人看來,非裔美國人史并不算標準的美國史。這是一次讓我非常震驚的經歷。二十年過去了,現在不會有人說非裔美國人史不屬于美國史了。那么,亞裔美國人史呢?所以,我認為《亞裔美國的創生》將有助于中國的讀者與學生真正了解亞裔美國人的歷史,也深入了解美國歷史的豐富性和復雜性。我甚至認為,它在中國的學術價值將會遠超亞裔美國人史研究領域本身。

      其次,我要談一下亞裔美國人史研究面臨的挑戰。如前所述,在美國,很多亞洲人認為自己是“身居美國的亞洲人”(Asians in America),而不是“亞裔美國人”(Asian Americans)。很多身居美國的非洲人亦有同感。從亞洲人到亞裔美國人的轉變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轉變的過程也是美國歷史的精髓所在。在全球化時代的今天,很多奔赴美國的中國學者或者投資移民的商人并沒有做好要成為美國人的準備,我指的不是法律上成為美國人,而是從價值認同、行為規范和心理習慣上成為美國人。中國有如此深厚的文化根基、如此豐富的文化資源,眼下又有如此便利的跨國交往,這些都有助于在美的中國人與中國保持更加緊密的聯系。他們并不打算成為“真正的”美國人,而是仍然希望保持對中國和中國文化的認同。這種情況對美國、美國人和美國學校而言,都是一個挑戰,對亞裔美國人研究也是一個挑戰。

      王佳欣:亞裔美國人研究領域的基本論題之一是身份認同。所以我想回答一下關于美國讀者和中國讀者之間存在何種差異的問題。正如李漪蓮所言,在完成這本著作的過程中,她開始思考亞裔美國人的身份意味著什么?對于亞裔美國人學生和學者來說,他們經常會利用相關理論來確定自我認同。但是,對于中國學生來說,他們不必解決這一問題。雖然亞裔美國人史并不是關于中國學生祖先的歷史,但是他們對亞裔在美國的生活同樣心存好奇。此外,美國移民史是中國的美國史研究領域的一個重要分支,如果我們想要研究與移民相關的問題,則首先會選擇亞裔作為視窗,從而窺見與移民相關的其他研究。所以我認為這本書的面世意義重大,它將是國內關于總體亞裔美國人的第一本譯著。

      王勇:這是我第一次見到這本書。剛才在瀏覽此書時,我的腦海中閃現出一個問題:美國的赫蒙人(Hmong)也是亞裔美國人的重要組成部分,赫蒙人在印度支那戰爭中飽受苦難,后有一部分人遷往美國,其中有相當多的一部分就住在李漪蓮和吳迪安所在的明尼蘇達州和印第安納州。我不知道為什么本書沒有包含他們的故事。

      伍斌:本書的英文版中有一整章關于這部分的內容,但遺憾的是中譯本將其刪掉了。此外,我有一個問題,或許我們可以聽聽吳迪安對這本書和對大家今天的討論有什么想法?

      吳迪安:這次討論讓我覺得非常振奮。我聽到了許多很好的問題和觀點。我覺得這本書本身非常重要,很大一部分原因已經在我們剛才的討論中提到了。它不僅是一種新的歷史闡釋方式或是新的綜合性敘事,擴展了亞裔美國人史的時間段限、地理疆界和研究主題,而且也是因為美國媒體熱切關注這部著作。我對美國的圖書出版問題很感興趣。美國媒體對這本書的興趣之高,讓我感到非常震驚。 這是一種象征,代表著亞裔美國人相關問題的研究已經逐漸進入學界主流。這本書由大型出版社出版,《紐約時報》上也刊登了該書書評。當然,我們可以在其他媒體上繼續為之書寫評論。總而言之,對于那些對亞裔美國人歷史與現實感興趣的學者、作家和記者而言,這是一個未來可期的論題。與亞裔美國人相關的思考與研究都將大有讀者市場。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李漪蓮的這本書具有突破性。我們將追隨您的腳步,去接觸更新的讀者和受眾。

      梁茂信:我有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當前,中國只有少數學者在做美國華人史研究,他們中的多數身居中國南方,伍斌大多與之熟識。在此,我非常鼓勵我們團隊的成員們在精力所及的情況下,從事一些亞裔美國史學術著作的翻譯工作。我希望,如果美國方面的亞裔美國人研究領域有更多的新成果出版,請告訴伍斌或者告訴在座的其他人:包括王佳欣,她的研究興趣是二戰期間美國華人的認同問題;也包括任慈,她正在研究20世紀50年代的赴美華人留學生;還包括石惠,她從事日裔美國人史研究。我鼓勵東北師范大學美國研究所的學生能夠把美國學術界的更多新成果翻譯介紹過來。我們非常樂意扮演橋梁的角色。

      吳迪安:我要補充一句,美國公共電視網(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找李漪蓮和我做了關于亞裔美國人的紀錄片,將于明年五月面世。導演是一位赫赫有名的亞裔美國人,而且這部紀錄片的演員和其他工作人員也均為亞裔美國人。希望到時候我們能將此分享給大家。

      梁茂信:在接下來的幾年,我們將會舉辦更多亞裔美國人歷史研究工作坊。所有對這些工作坊感興趣的人都歡迎再聚長春。

    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的作品,均是轉載自其他平臺,本網德贏最新在線網址 www.sneadpaper.com 轉載文章為個人學習、研究或者欣賞傳播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其內容的真實性已得到證實。全部作品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代表本網站德贏最新在線網址的觀點、看法及立場,文責作者自負。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請與本站管理員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我們收到通知后會在3個工作日內及時進行處理。

    2.本網站刊載的各類文章、廣告、訪問者在本網站發表的觀點,以鏈接形式推薦的其他網站內容,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供用戶參考使用或為學習交流的方便(本網有權刪除)。所提供的數據僅供參考,使用者務請核實,風險自負。

    查看更多

    相關文字笑話

      本文暫無相關文字笑話!
    • 內參
    • 股票
    • 贏家觀點
    • 娛樂

    異動股揭秘:華為麒麟A1芯片11月14日發布 大港股份觸及漲停

    今日走勢:大港股份(002077)今日觸及漲停板,該股近一年漲停19次。異動原因揭秘:華為麒麟A1芯片11月14日發布,國產芯片個股異動。公司子公司艾科半導體主要業務是集成...

    異動股揭秘:國家知識產權局強調做好知識產權強國戰略綱要 京華激光觸及漲停

    今日走勢:京華激光(603607)今日觸及漲停板,該股近一年漲停4次。異動原因揭秘:國家知識產權局強調做好知識產權強國戰略綱要,知識產權個股異動。公是國內領先的防偽...

    積極因素累積 水皮:雛鳳清于老鳳聲 雜彈易會滿新政

    積極因素累積A股樂觀預期漸增本周市場在反彈之后連日調整,然后在本周最后一個交易日展開反彈。昨日上證指數上漲0.48%,深證成指上漲1.10%,創業板指上漲1.30%,全周上證...

    監管層開出天價罰單 以最嚴標準查處原料藥壟斷

    ■本報記者于娜北京報道暴漲99倍!原料藥苯酚市場的瘋狂一刻至今還讓藥企心有余悸,從230元/kg漲到23000元/kg,刷新了近年來原料藥漲價紀錄。已是老生常談的醫藥行業原料...

    早知道:2019年11月05號熱點概念與題前瞻【附股】

    早知道:2019年10月10號熱點概念與題前瞻【附股】

    周三大盤低開震蕩小漲0.39%,深市幾大指數漲幅也均差不多。地產、有色、煤炭及銀行等板塊漲幅居前,釀酒+旅游+家電+醫藥醫療等大消費趨弱。題材中的季報預增、芯片+5G+華...

    申博在线网址_申博最新网址_申博官方网址 九州国际在线网址_九州国际最新网址_九州国际官方网址 一二博在线网址_一二博最新网址_一二博官方网址